客服热线:400-083-3111

仅仅十几年,我国基金业就已经高歌猛进的迈入了“千基”时代。然而令人尴尬的是基金数量的井喷却伴随着基金平均规模不断缩小,业绩持续萎靡不

关注金一:

金一合伙人加盟热线:

400-083-3111

Copyright © 深圳金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粤ICP备10200565号 

金一文化携手张万福珠宝 加速平台型企业转型

公募“一哥”王亚伟的离职,一时在基金界激起千层浪。而在媒体告别会上,他抛出惊人语录,“任何一支股票都不适合个人投资者买&rdquo

由于多种因素,如今国别比重在基金投资组合中的重要性相比过去大大降低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完全忽略这一信息。如分析得当,国别比重有助于解释过往业绩、揭示预期收益,同时还可借此洞察基金经理投资策略。

 消失中的边界

 伴随着跨国公司不断拓展全球工厂和办公室,公司总部的地址变得不再重要。当投资者在纠结该选择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还是诺华制药,又或是默克集团的时候,他们的总部是位于英国、瑞士还是美国,对投资决策的影响其实微乎其微。对于这些跨国公司巨头而言,公司财富的积累更多是依靠全球经营而非仅仅取决与本土市场。

 晨星基金分析师michaelbreen深入研究标普500指数和摩根士丹利欧澳远东指数的大型公司表明,大多数坐落在美国的大型公司超过半数以上的收入其实源自国外;而许多外国公司的收入很大程度源自美国市场。

 因此,企业欲分享新兴市场的高增速并不意味着其总部必须位于该市场。事实上,基金经理持有一些总部位于欧洲或其他发达市场的公司,例如英国的联合利华、雀巢、渣打银行和一些在美国和美国以外均设有相关机构的公司,也有部分原因是寄希望通过这类公司的全球经营从而获取与新兴市场或多或少的关联性。

 这也解释了为何专注美国市场的股票型基金通常也会持有一定数量的外国公司股份。因该配置有助于提高投资的灵活性,多数的基金持有人因而也不会持反对意见。

 因国别而异

 但公司的地理位置对于基金投资管理决策或者基金业绩也并非完全没有意义。长叶合伙人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就对旗下投资的国别因素给予了充分的考虑。

 多年以来,长叶国际基金持有日本公司的资产比例一直高于同类型基金,但这一策略至少在未来一段时间不再适用了。该基金2011年业绩因日本相机和医疗设备制造商奥林巴斯财务欺诈案的影响蒙受严重损失,但这并非其决心降低日企配置的根本原因。真正导致基金经理们感到忧心的是奥林巴斯事件折射出近年来日本公司存在的一系列诸多缺乏公司治理的问题,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该公司本身对该丑闻的反应都远低于发达市场投资者可以接受的程度。随后,日本股票占长叶国际基金的比重迅速由2011年初的20%降至年末的7%。该基金的基金经理表示,从2012年起,他们仅会考虑持有公司高管持有股份较多的日本公司股票。虽然他们希望基金旗下的股票均能有不俗的高管持有率,但目前这一规定还仅针对日本市场的股票。

 因此,基金经理在衡量公司总部的地域重要性上很可能会因国别而异。斯考特国际基金的基金经理jamesmoffett就长期以来不持有位于俄国和中国的公司,因其对这两国公司在股东的关心层面和对投资者保护两方面均不抱乐观态度。

 同样的状况也出现在欧洲市场,一些股票型基金的基金经理声称自己利用欧债危机中出现的滥售现象,以极低的价格成功买入了一些位于全球行业领先地位企业的股票。但其中部分基金经理也强调,事实上他们仅持有极少数或者干脆不持有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或者爱尔兰这些欧债重灾区的股票。

 投资者需全面考量

 众所周知,股市参与者并非完全依靠理性和逻辑分析来进行投资决策。假设某国的负面消息横扫并占据各大媒体头条一段时间后,大部分投资者都会选择全面减持该市场投资而非逐一分析消息对个股的影响。例如在新兴市场中,尽管这些地区中的各公司实力大相径庭,但市场整体会在一段时间呈现集体走强或者走弱。

 虽然地理上的多元化并不能够创造奇迹,如果美国股票严重下跌,同期海外股票强势上涨的可能性也未必高,但公司的地理位置信息有助于投资者了解既定基金是否钟情新兴市场或是某一特定区域。这不仅有助于探寻基金历史业绩呈现的某些趋势,同时也能为在不同情形下基金的未来走势提供一定的线索。也许在不远的将来,国别因素将不再是投资决策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但目前,无国界投资环境尚未成型。